<cite id="lqgbn"></cite>

<tt id="lqgbn"></tt>
<cite id="lqgbn"></cite>

  • <ruby id="lqgbn"></ruby>

      <cite id="lqgbn"></cite>
      <source id="lqgbn"></source>
    1. 書法在踐行中完成人格氣象

      瀏覽次數:383次| 發布時間:2020-11-29

         書法在踐行中完成人格氣象

                                             高雍君

                                                   總 則

          中國書法是實踐性極強的一門傳統藝術,它的精神是在淡泊的觀照生命情懷中體現著這個時代的個性特征和人文精神,是傳統藝術的精神符號,是以形而下為之載體,以形而上的意象美為藝術形式的心靈事業。
       
          藝術,他的技術不只是服役于人生而是表現著人生,是求真求善,知行深境和諧人格的流露。書者如也,法者規矩也,中國書法之所以在東方這片土壤上生生不息、大化流衍!是中國人對生命宇宙的獨特認識的具體表現,一方面通過幾十年書法實踐過程中塑造了自己的個性特征和人格氣質,另一方面同時又完成了表現個人氣質,以至于呈現出時代氣象。
       
          一陰一陽之謂道。書雖小道,深雋著人生智慧的實踐性。道法自然,就書法藝術的本體而言,有著圓明自足一切的自然美!
       
          書法藝術是在實踐性極強的技術上來完成個性特征的生命線性藝術,同時用抽象的語言表征一個時代氣息的人文精神。是藝術家心靈的事業,它必須建立在形而下之器為載體的形式,以形而上的意象為追求目的美的精神范疇。書法藝術發展到當今這個時代,隨著科技日益迅猛發展,書法作為實用,已沒有多少生存空間。而是作為中國傳統藝術的精神符號,已成為啟迪人們修身養性、感悟生命性情的一種愉悅工具,來觀照自身生命的情懷。從書法藝術的傳統文化意義上來說:書法藝術是體現了這個時代個性特征和人文精神的一種藝術表現形式之一。

          書法只所以稱為藝術,首先是一種技術,然而他的技術不只是服役于人生而是表現著人生,流露著情感個性和人格體悟的。它是在知行并重地介乎求真、求善之間來表述我們情緒中的深境和實現人格諧和的美。然而,因書法藝術物質條件的規定性,有它的內在規律,我們必須遵照執行,各門類藝術都有自身的優點,同時又有它的局限性。中國書法只所以在東方這片土壤上生生不息著,是中國人對生命、宇宙的獨特認識觀所決定的。

          從《易經》中的一陰一陽之謂道、老子的道法自然以及佛經中的色空觀等等“哲學”中獲得深雋的人生智慧、宇宙觀念。就書法藝術本體而言,從而成立一個自己的有情有相的小宇宙,這宇宙是圓滿的、自足的,而內部的一切都是必然的自然和諧之美。
       
          從中國書法幾千年的歷史來看,它的精神是在淡泊的觀照著世俗社會!可以這樣說:西方藝術是以建筑作為審視對象來看他的發展史,而中國書法完全可以作為中國藝術發展變遷史來參照,每一個時代都有一個時代的書法氣象,只要我們翻開每一個朝代的書法藝術經典作品,都能從藝術作品中感受到這個朝代的氣象特征,一個人、一個時代在有形與無意中表達著這個時代的精神生命。甲骨文時代、金文時代、六國文字、漢隸、魏晉風度、唐人尚法、宋人尚意等等氣象說明書法是一個感性藝術為特征的實踐性極強的藝術形式,因此我覺得學習書法第一步先要立氣象。

          氣象是指一個時代的精神氣質或著一個歷史的最強音。書法藝術在歷史長河中,有幾個精神高度值得我們去深思,那就是周、秦、漢、唐。然就書法藝術發展史來看,唐代是書法的最完備、最成熟時期,也是一個讓我們可以用心觸摸的強音!諸體皆備于時,筆法與結構的豐富性也體現的最為燦爛。在唐代,我們的中華民族有一種威加四夷萬邦懾服的民族自信力!它成為我們炎黃子孫引為自豪的強盛時代。幾乎書法的各體代表風格都在唐代臻于化境,為我們后人樹立了一個典范和高度,這個高度作為有志于書法的人,必須去勇攀高峰。只有站立在這個高峰上的人,才有資格稱得上合格書法藝術家。
       
          書法,先要得法而后才可以抒也。古人云:書者如也!

          時代書法氣象的樹立,成為人個氣質的基礎,是個性生命張揚的共性基礎。書法藝術是一個個“個體生命”的體悟過程,它根植于中國這塊土壤是有它的文化基因產生的。就書法作為一個事業追求而言,它是一個寂寞的“長跑事業”,是建立在人格基礎之上的一門修身養性的藝術形式。書法藝術形如一棵大樹,只有根深才能葉茂。根是在修身養性。正如儒家的《大學》之道所言:“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以先后,則近道矣!”樹的主干是中國傳統文化,只有傳統文化的壯觀才能使枝繁葉茂。具體地說,就是儒釋道的修為和詩意情境的培植,一個好地土壤(社會環境)、一個好的根系(德性)、一個好的種子(天生的藝術靈性)、一個好的主干(傳統文化的滋潤)、一個挺拔的枝葉(技術的支持)等等條件都是相互作用的,缺一不可的,才能可能成為一個大師級別的書法家,這也是書法家的標準。不象這個時代大師滿天飛。

          話說回來,以上這些話語是感觀上的理念和意識,樹立了感性上的知認之后,我們要從實際出發,就如“身”與“心”的關系一樣,要身心雙修!才能成正果的,身是要行動才是實證的體驗,空有思想是不行的,正所謂論語云:“思而不學則殆,學而不思則罔”。針對書法本體上的踐行才能有意義,不然就只是口頭禪了,毫無意義!

          就書法本身而言,無外乎筆法、結構、章法三大項的實踐學習。在說這之前,很有必要從書法的定義上說開去,才能知理而有動,理通則心通,禪宗祖師達磨《悟性論》就有理入與行入。明理達道是少走彎路的科學方法。我覺得宗白華先生對書法的定義是說到了書法的本質。先生這樣說:“書法是節奏化了的自然,體現著深一層生命的意象之美的藝術表現形式”。

          筆者認為節奏和變化是運動和藝術的本質體現。誰在傳統的基礎之上變化了節奏,有了新的節奏誰就有了新的建樹。就人生命的呈現來說啥叫“氣”,正所謂一呼一吸即是氣也,一個生命體就有他自身的圓明覺性,也就是說他是圓滿自足的,學習書法不要怕入一個帖出不來,哪是你沒有通而知變。沒有“文理密察,足以有別也”!

          中國書法是意象之美的典型,只所以能體現著深一層生命的意象之美,在于他在抒寫的過程中承接著個體生命對宇宙的體知,傳達著生命的情懷,傳達著東方文化的生命情懷!書法在書寫過程中要有節奏化了的,而且是自然而然為歸宿的,在這個方面須要我們有著高超的技術作為支撐和支持。

          中國書法的物質特定條件決定著它的審美情趣。也就是說古先人為我們創造了文房四寶,給我們后人學習書法藝術帶來了無限的啟示和開悟。佛家講究參話頭,不要看結果,而是要注重結果前面的因,而不是后面的果!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圣人畏因,凡夫畏果!只有參因才能看清事物的本質,光看到別人鮮花的一面,而不知別人背后的付出!古語云:人前顯貴,人后受罪!認識筆、墨、紙、硯的運用對于我們認識書法是必須有的結果。

          筆,筆軟則奇怪生焉。毛的軟是陰,筆桿是陽,手握筆桿是實而中是空是虛,一陰一陽,一實一虛構成了中國人的審美特征。毛筆鋒的直與其筆頭的圓又是一對陰陽,從微觀的角度來觀察,構成了書法的中鋒用筆的特征,也符合了中國人的中正、立體、飽滿、圓融的點畫線質,它是書法立身之本,也是書法藝術的命脈所在。因為中國書法是以中鋒用筆為“書法的憲法”而存在的。筆在書法的重要地位是不言而喻的。古人云:筆者主將也,說的是全憑他來完成的。執筆即手的延伸!人筆一體,達到無二之境亦是自如。

          墨,墨分五色,干、濕、濃、淡、枯。這五個所起的作用是由水來決定的,因此上說水是墨之魂也!墨之所以分五色,是因水的作用而產生的。古人對于墨的論述多矣。墨與中國書畫的骨法用筆是相互包含、相互為用的。老之稱:玄之又玄,眾妙之門也,黑色是眾色之首,任何顏色都沒有它的耐久性長和覆蓋性強,自然界之黑與白正是中國書法所尊崇的一陰一陽之謂道的哲學觀點。自然界的黑夜讓人休生養息,讓生命得以澄澈安靜。書法追求自然“道”的本源,天地人都是自然的一員,人是自然的精靈,因此更應遵守自然規律。然而人卻因小聰明違犯了自然的許許多多的規則,帶來的是自然對人類的懲罰。

          陰陽對立是事物產生變化的根本;陰陽統一是事物的自然常態;一陰一陽之謂道是事物的本源。

          中國人對筆墨還有更深的理解和定義,筆墨二字不僅僅是書畫家在物形上的工具,更重要的是中國書畫的一種深層次的藝術境界!筆墨是永遠相依為用的;筆不能離開墨而有筆的用,墨也不能離開筆而有墨的用。筆在墨在,即墨在筆在,筆在骨在,也就是墨在骨在。是書畫家對生命時間的一次次體認和觀照中產生的心電圖!是百年生命的長線通過筆墨在紙上的精神印記!怎樣才能氣韻生動,在于骨法用筆!晉人謝赫論繪畫的六法環環相扣,緊緊相連。

          用一個現時用錢的例子比墨,墨飽時,好似如人有了充足的人民幣,這個事相對就好辦些,而筆枯了相當于這個人沒有了錢這個事情還要辦,這就看你的本事了,看你的技術能力,把筆中的筆毛組織好,團結好,寫出的字“將濃遂枯,枯而似濃”的藝術效果。

          紙。宣紙是中國書畫特有的產物,人稱為“千年壽紙”,有經驗的書畫家不用新出廠的宣紙,認為有火氣,而要放一段時間讓它綿起來,所寫的字就少了一層“火氣”,可見中國人對無情的紙又附喻了一層生命的“老境”。讓書畫家在精神層面上多了一次簡靜的飛躍和纏綿,中國人最講愈繁于簡的,把最復雜的事情用最簡潔的事物來表現,簡潔而不簡單,白色的宣紙,七色組合是白色,東方文化在黑白世界里呈現出了生命的樂章——書法藝術。是計白當黑的虛實關系。這白色的空是承載萬千世界的空闊!而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一無所有。無畫處皆成妙境;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一個房子只所以能安息,是因了的虛空,這就是有與無的關系。

          硯作為當今已漸漸退出了書畫實用的歷史舞臺,而進入文人雅士賞玩的擺設品。而筆者認為硯作為文房四寶是必備的,書法家在展紙磨墨的過程中,透視了文人的一種淡定自若心態,在從容中體味墨色的濃淡而具有了詩意的凝眸。當今書法以藝術的實用性取締了硯的實際操作意義,而成為心靈的觀賞性物件,這正說明當今書法家缺失了一種詩意的浪慢情景,就這一點來看,又與古人在悠悠心境的磨礪中得到了一種心性的墨香,相隔了一層漫悠悠的生活期許!

          永字八法的想象。中國人對待藝術往往是在“讀書不求甚解”中完成的,其實那是在通變之后的活解!它在遷想妙得中讓書法抽象有了可依的物象表征,永字八法是書法家在理性思維中的感性體知。側、勒、努、趯、策、掠、啄、磔。這八個字,都是動的形象化的意味。就拿點來說,點不稱點而稱為側,是說它的勢,左顧右瞰,欹側不平。衛夫人在筆陣圖里說:點如高峰墜石,磕磕然實如崩也。古人這是多么的充滿深情地比喻書法中的勢力!書法本體最基本的構架上一開始就賦予了有生命的形象性,從而從筆法上構成了書法的生命線質意味。達到了一個圓滿自足的形質體認。節奏與變化,也就是動的變化在這八個筆畫中奕奕生輝了!通過書寫的高超技的組織,把千變萬化的世界用這一象來呈現出黑的光彩奪目。古人云:囊括萬殊,裁成一象。鐘繇云:筆跡者界也,流美者人也,是虎虎有生氣的意象節奏的贊歌。

          因此,書法在外人看來,不就是拿毛筆在宣紙上寫漢字,沒有那么復雜,話是沒錯的,但實際不是那回事,往往越是復雜的事情你用最簡單的方法就能解決,快刀斬亂麻!而往往看似簡單的事情,是要用復雜的思維來思考和踐行的!書法藝術是用一生來行深的。

          書法中的章法、結構、筆法是書法三大要素,三者的關系緊密相聯,從欣賞者的角度看,一接觸到一幅作品先看到的是一幅作品的章法效果所產生的美感,所謂的“遠觀其勢,近觀其質”。然后是某個局布的結構,一行或一個字的結構。再就是是筆法運動的細節。而從一個書法實踐者的角度看,正好是逆向的發生。先筆法,再結構,后章法,逐步的一一地進行系統的理性訓練,正如一位哲人說的好:藝術與科學是錢幣的兩面,是一個長廊通道的兩端?茖W是先在感性思維的過程中產生了形象性,然后通過高度的理性分析、實踐,達到高度的理性認識而成為科學技術成果。而藝術是先得從高度的理性認識、分析、實踐,通過身、心、手的長期訓練而達到高度的感性認知過程。藝術是感性的,是一個活潑潑的生命感知,就書法而言它必須通過長期的筆墨訓練達到移情載性的使命,經驗(思維和筆底下的功夫)的積累,達到一種感動。

          就筆者個人習書體會而言。我將三者用了一個現實的例字作以比喻:筆法相當個人素質的訓練,須用一生來完成的,只要你有呼吸就不能停止對筆法的錘煉,因為線條對一個書法家來說是立身之本,趙孟頫說過一句名言:結體因時而異,用筆千古不易;結構相當于一個人所在的單位,而產生了不同的效果(如中央、省、部當差與地方基層部門工作),(當然結構與筆法是同等重要的),章法相當于一個在社會上的綜合處事能力,最終表現來看你在社會上的處事應物的“行走”。在當今社會就看你的適應能力,也就是書法中的章法,(當然這個例子不太恰當,但有一定的道理),三者是統一的整體,不可分離,就書法實踐者來說逆向思維是倒三角情態。在一個階段以那個階段來著重訓練其一,以期達到一個筆法、結構、章法的統一美的境界。
       
          書法是一個實踐性很強的活動,因此要重實踐,講方法!吨杏埂吩疲壕又,辟如行遠,必自邇;辟如登高,必自卑。在理性的分析中通過大量的實踐才能完成。因此就要講究方法來學習,以最快的(少走彎路)方法達到最好的效果。

         《道德經》第九章云:持而盈之,不如其已。二十二章:少則得,多則惑;《四書》中庸云:故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溫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禮。這些經典的話語,讓我們后輩用之不盡,受用無窮!這些經典的詞句足以讓我們對我們的先人們以起敬畏之心,這些經典理論給了我們這么好的學習方法,而對于我們一些學書法的人卻屬事無睹!說來汗顏。我們只有在踐行中來體味圣人對我們的教導和引領。才不滯于物象!真通“道”體。只有向內觀,才能認識自我的自足性,圓滿性,正所謂心經云:“觀自在”。被別人高一點,別人生嫉妒心,被別人高許多,別人生仰慕心!

          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

          古人在書法實踐中為我們標示了“學書無日不臨池”的訓示。身心雙修,身是形而下,因此要力行,心是身之主,也是身之賊!所以我們只有正心誠意的去臨、摹、讀古人的經典法帖,才能對書法藝術有一個實質性的了解和解讀,才能對書法藝術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才能最終“觀照自己”。讀帖對我們成年人來說是最重要的,只有讀懂了你所要學習的法帖,了解這個法帖所才生的時代、書家的風格,帖字的章法、結構、筆法的特點,才能去深入的摹和臨,才能一步一步的深入下去,先與古人合,后與古人離的原則。古人云:摹得其形,臨得其意。從筆者個人書法實踐中得出了:讀帖是歷練自已的心與古人心合、情合、意合;如音樂一樣,調子要對,調子不對,詞再準確也是徒勞,心跑了徒丟下個“刑尸走肉”是無用的。否則字再準確無誤也是“走調了”。臨帖是歷練自己的眼力,看清楚帖中的細節,在下筆的過程中表現出來才算合格的臨帖;摹帖是歷練手,讓古人手把手的校正自己的書寫習慣,從而達到與古人經典法帖上的形、意相合,心手雙暢!手的理解力最慢,眼次之,心最遠大!因此,手要專一而精,不段在實踐重復中得到一種良性的慣性定律;眼界要寬,可以大量的閱讀、欣賞、比較、鑒別,心可游于萬象之外,一瞬息之時可以遙千里之外也。心、眼、手三者的統一,在于心的指揮,眼的到位,手的準確訓練,書上說“察之者貴精,擬之者貴似”。 書法藝術在長期實踐過程中不可缺失因素。一是以日課為形式的傳統經典為法帖的臨寫;時時保持心境上的淡泊自守,以讀書和做事來涵養身心,“人要在事中磨,方能動亦定,靜亦定”;在技的訓練過程中陰陽、虛實、力量、節奏變化最基本的自然因素不能脫離,而隨心寫意;任意而揮灑自如,得到的是一時痛快淋浴,而失去的堅毅磨礪的心性,從而達不到應有的高超技藝!錯誤地不斷重復自我!自以為是的學習。平時臨帖與集中創作或一個命題進行重復的訓練,一段時間的小結發現問題再去有針對性的訓練相結合;這是進步最快的帶著問題學習,這種方法的簡捷讓你記憶。專一與廣博,再到專一的辯證關系,在一個階段的著重點的不同,為我們提供個性與共性的集結點;再就是同書友的相互磋商是必不可少的進行。

          詩意情緒的培養對致力書法藝術上升到一個更高層面的境界,符合中國傳統文化人對藝術的關懷是必要的啟示。人類歷千年萬世而不變者是人之情性也。保持住人間的詩意和生命的憧憬,不正是我們現代人的情性!兩者都是抽象的感性經驗的積累,幾千年來中國一直是一個極具詩意情懷的國度,書法這一門藝術是離不開詩意化的線性藝術,起承轉合與平仄的變化在形而下是一致的表現。從自身的特征來看,所謂的詩意,是對其內在的審美特征的認識和理解,因其具有內在情志和主觀精神的表現,是其本質的規定,一是詩意的抽象性和書法本質的抽象墨線;二是其都具有概括性的總結;三都是傳情達意的精粹性,在得妙于心的一種自守自足、超然純靜的審美,書法是心靈的事業,是寧心養氣的精神內守,因此讀書明理和用心專一,以養心冶性,反觀自省為其根本,通過詩意的培養使性情超自足,使情感發而有節。單純地表現“書意只是書法創作的一個初級層次,以詩意統領書意的創造才能使書法創作真正走向藝術的自覺。字意與書意統一于詩意的表現,書家個性化人格精神物化于詩意特征的營造,詩意之高勝,要從學問中來。楊雄云:書法小道也。然小技與至道同一關捩,無窮的詩意是人之才能所永遠無法窮盡的,書法技法之外的味是通過作品形象而傳達出的超乎形象之外的意韻,東坡云:“言有盡而意無窮者,天下之至言也。若句中無余字,篇中無長語,非善之善者也。句中有余味,篇中有余意,善之善者也”。書法之詩意、它的情結不正是此中之言也,但意味又必須依賴形式的經營。詩性生活,即慢生活狀態,是一種悠悠然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讓心靈回歸其本真的自然清凈明澈,這正是我們作為一個書法家須要長期培養出來的。

          “魏晉風度”是當代書法家實踐藝術活動的理想狀態。

          魏晉時代,人們擺脫了漢儒統治下的綱常名教的束縛,由于社會的動蕩不安,新的政治教化尚未形成,人們在思想和行為上得到了極大的自由,人不僅第一次將大自然作為審美活動的重要背景和舞臺,而且人將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自然的懷抱,通過人與自然的形神交融,人不僅感受到了大自然山石的磊落、林泉的清幽、松風的高古、竹月的灑脫,同時大自然也帶來了人的感覺、思維和觀念的變化。

          劉義慶的《世說新語》為我們呈現了魏晉人的在對待生命情懷的自我狀態下,仰觀與俯察中對內發現了自我的深情,對外又發現了自然的厚意,從而以游心太玄的方式躍入了大自然的節奏而化入了自我的生命。構建了中國美學史上第一次人格美學的獨特內容,以神情超邁、胸襟曠達、真率至情的人格之美、神韻之美成為中國藝術的獨特內容,在魏晉時代是一個藝術的自覺時代,社會雖然動蕩不安,但他們的生命情懷一個個展現了真、善、美的人格美標識與人格美的世界,從具象走向抽象的藝術美、生命美學的最終確立。是最富有藝術精神的一個時代,成為后來文化人的效法對象,無論從二王的字、顧愷之和陸探微的畫、嵇康的廣陵散,三曹、陶淵明、謝靈運、阮籍等人的詩、云崗、龍門造像、寺院,佛教高僧大師。無不是光芒萬丈,前無古人。

          書法在魏晉達到了空前啟后的高度,其各種書體的成熟與革新無論是作為書體的一種,還是作為重要的一種形式技巧,都為后世人們書法藝術形式美的創造,提供了一個完善的范本。甚至在某種意義上說,如果沒有這一時期的書法藝術形式上的探索,也許就很難有后世獨特的中國書法藝術形式的全面發展和輝煌成就。這是一個書法家進行具體實踐創作的時代,這也是一個藝術家進行理論抽象和哲學思考的時代,第一次系統、完整、全面地將書法藝術的理論上升到形而上的高度,因而不僅為魏晉玄學提供了充分的論據,同時也為魏晉風度注入了生動鮮活的內容與豐富多元的意蘊。
       
       
          附:
          學習書法必讀的幾本書。
          我的體會就書法體身而言,每天的臨池是不可缺失的日課。在實踐的過程中,明理是必須的,只有理明了,接下的實踐就不會盲目。只有在正確的理論實踐之下的努力,才不致于多走彎路。
         《中國書法通史》可以完全了解一下中國書法發展演變的過程;初步了解書法在中國藝術中的地位和價值。
      唐代孫過庭《書》無論從草法、理論、文章,尤其是前二者堪稱理程碑式的典范,其理論精彩地詮釋了真草行的學習方式和指導方向。
         《唐宋詩詞鑒賞字典》每天一首詩詞讓我們現代人在領略古典詩意之美的情境中體味古人對待人生社會、自然物象的感懷;
      王力《詩詞格律》及《古代漢語》三本;
      宗白華的《美學散步》為我們解讀了中國文化藝術的美學境界,以詩意的直觀感受為我們提供了東方文化的美的內核。
         《世說新語》讓我們看到了魏晉人的生命狀態。
          儒家的《四書》為我們規范了做人的準則和秩序。大學在說一個誠字(正心誠意,旨在修身之本);中庸在說一個度字(爛之極歸于平淡的境界);論語在說一個規(古人行為準則都在里面,我們依次尊行);孟子說了一個養字(養吾浩然正氣);《易經》系辭。
          道家的《陰符經》、《道德經》,《莊子》;
          佛家的《心經》、《壇經》《金剛經》《楞嚴經》

      作者簡介:高擁軍,書名高雍君,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陜西省書法家協會教育委員會委員,陜西省青年聯合委員,陜西省青年書法家協會常務理事,西安市書法家協會理事。西安市戶縣文聯副主席。2009年畢業于北京大學書法研究生班。2010年被西安市政府評為有學術突出貢獻專家。作品入選:全國第八屆書法篆刻大展;全國首屆冊頁書法作品展;全國第二屆草書大展;全國中青年書法家"百強榜";全國紀念傅山誕辰四百周年書法藝術展;紀念紅軍長征70周年全國書法展;陜西省第一屆群星獎評獎活動中榮獲"群星獎"。出版《中國當代藝術家精品藏書票----高雍君》、《高雍君書法作品集》;2006年9月應中央民委邀請參加赴貴州"重走長征路"書畫采風團;2007年5月應虎門鴉片戰爭博物館、林則徐紀念館邀請舉辦個人書法藝術作品展;2008年1月參加"筆墨無疆詠終南山陜西當代青年書法家十人聯展;2008年8月于新疆烏魯木齊美術館舉辦五人書畫聯展;2010年2月于寧夏銀川市美術館舉辦書法展。

    2. 上一篇:沒有了
    3. 下一篇:關于當代楷書創作與發展現狀的思考
    4. 色情免费视频日韩www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善网